收藏本站 华宇注册地址-华宇登录-华宇开户|平台首页-ToT

山河终一统 留影大瀛东——丘逢甲诗的家国情怀

  丘逢甲是中国近代著名的爱国志士、教育家、诗人,原籍蕉岭(镇平)文福镇淡定(今逢甲)村人。清同治三年(1846)十二月二十六日,生于台湾苗栗县铜锣湾之李氏家塾。六岁能诗、七岁能文,十四岁考取秀才,二十五岁赴福建应试,中举榜列二十八名,二十六岁赴京会试,殿试中式三甲第九十六名进士,钦点工部虞衡司主事。到署不久,无意仕途,以亲老告归。二十七岁担任台中衡文书院及台南罗山书院主讲兼任嘉义崇文书院山长。是年台湾通志总局正式开设,又兼任台湾通志采访师。1894年8月中日战争爆发,9月间请唐景崧奏准创建义军。初称团练,是年冬全台编册,计160余营。逢甲负责“总办全台义勇”事宜,驻守台中及新中一带,父龙章命子弟能干戈者皆入营。1895年春,中国战败,清政府派李鸿章赴日求和,4月17日,清政府签订不平等马关条约,割让台澎给日本,割台凶讯传来,悲愤至极,联合台绅,上书清廷,表明“万民不服倭”,先后上疏四次,血书五次。在“呼天不得直”的情况下,与陈季同及一些士绅商议成立抗日救国组织“台湾民主国”,唐景崧为总统,并致电清廷,表示“台湾士民,义不臣倭,愿为岛国,永载圣清”,声明台湾永远属于中国。6月初,日军侵台,清军抵抗失利。台北失守,唐景崧内渡。8月中旬,丘逢甲率义军誓师北上,在新竹一带与日军血战二十余昼夜,因伤亡惨重,弹尽饷绝,被迫退守台中峦山,所部星散,日军严索,好友谢道隆力劝说:“台虽亡,能强祖国则可复土雪耻,不如内渡也。”逢甲思索良久,仰天叹曰:“死,易事也,吾将效曹沫复鲁焉。”于是决定内渡,其他家属由其弟树甲带领,另途内渡。乃于7月底奉父母离台,8月初抵泉州,再经厦门、汕头、潮州而抵镇平。初在东山村租赁丘屋居住,冬在文福淡定村定居。丘逢甲离台前夕,曾作《离台诗》六首,并自注曰:将行矣,草此数章,聊写积愤。妹倩张君,请珍藏之。十年之后,有心人重若拱璧矣,海东遗民草。其中二首诗曰:

  观其诗,如见其人,如闻其心声。诗中抒发了诗人对腐败无能的清朝政府的强烈不满。是诗人毕生忧国忧民的思想写照。

  丘逢甲内渡后,一直挂念着台湾的抗敌斗争,他希望在台湾的乡亲旧部牢记民族传统,永远心向大陆,共保中华的统一。“大九州当大一统”,台湾回归祖国,实现民族统一的事业必将实现,在《送颂臣之台湾》一诗中,一再表白自己的这种心境。诗曰:“弃地原非策,呼天傥见哀。十年如未死,卷土定重来!”诗人坚决认定,台湾的割弃,一时脱离祖国不是最后的定局,他深信台湾有一天回到祖国怀抱,如果自己一时死不了,应当卷土重来,收复祖国这片大好河山。炽热的爱国怀乡之情和驱仇复土的雄心壮志,使丘逢甲对景抒怀,他写道:

  诗人回忆曾掌十万雄师丧尽,收复台湾遥遥无期,当秋风怨奏时,枥中的老马还念念不忘疆场驰骋,但是困在故国鹪鹩仍栖在枝头,不能振翅高飞,许多王孙公子在离筵别宴中只能暗暗地掉泪,穿着芒鞋的小官,除了在荆棘丛生的山道上寻觅小诗还能做些什么呢?痛苦的经验教训要好好记取全诗对清王朝卖国罪行给了无情的鞭挞。

  丘逢甲对贪官污吏极为痛恨,对广大农民予以深切关注。他在《山村即目》诗中,对贪官污吏剥削农民强烈不满,用诗歌反映出民不聊生的悲惨景象。丘逢甲又十分同情劳动人民的苦难,他著《述灾》一诗中表达其对处于清政府和帝国主义双重压迫下的广大农民深切关注的情怀。丘逢甲虽然离开了台湾和可敬可爱的父老亲友,但是台湾儿女的眷恋故乡之情却是与日俱增。他在《往事》诗中写道:“银烛鏖诗罢,牙旗校猎还。不知成异域,夜夜梦台湾。”在回到粤东山村后,又写了《天涯》一诗:“没蕃亲故沦沧海,归汉郎官遁故山。已分生离同死别,不堪挥涕说台湾。”诗人遥想在战火中幸存的亲人,盼望着回到祖国怀抱,谅必心已碎了。而自己也因愁肠百结,终日郁郁不乐而未老先衰。提起台湾就禁不住热泪盈眶了。由于他的爱国念乡思想,使他几十年如一日,不忘国耻收复台湾,不改初衷,他在《次陈颐山见赠韵答之》写道:“朝议朱崖份弃地,边烽辽海厄归人。相逢莫话流离感,未死终留报国身。”

  丘逢甲在家乡,常怀念台湾同胞,把儿子丘琮命字念台,同时写了催人泪下的诗句:“春愁难遣强看山,往事惊心泪欲潸;四百万人同一哭,去年今日刈台湾。”真是拳拳爱国之心,苍天可鉴!丘逢甲毕生致力台湾回归祖国,他一再写诗勉励叮嘱故乡人民要记住自己是炎黄子孙。

  诗人视野广阔,极目世界,看出了台湾人民的心愿,也看出了整个世界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他坚信台湾回归祖国是迟早的事,祖国的统一大业终有一天实现,这富于预见的诗篇,事后终被实践证明。

  曾被梁启超称为“诗界革命之钜子”,著名南社诗人柳亚子先生在《论诗六绝句中》高度评价丘逢甲的诗:“时流竞说黄公度,英气终输仓海君;战血台澎心未死,寒笳残角海东云。”正是由于丘逢甲谱写了大量的洋溢着强烈爱国主义精神的诗篇,这才奠定了他在中国近代文学史上的显著地位。他同时代的另一位杰出爱国诗人黄遵宪在1903年写给梁启超的封信中,这样评价丘逢甲的诗:“此君诗真天下健者!”

  世界首条商业运营氢能源有轨电车在佛山高明上线日香港见闻录|公屋背后:港人的公平与梦想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梅州网(包括梅州日报)”的所有文字、图片稿件,版权均属梅州日报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梅州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反上述声明者,梅州日报社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③如您因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络,请在15天内来电或者联系。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

*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028-83529090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扫描二维码 关注我们